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随手记录。

王站长真的是个妙人 
刚看到有评论说他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我倒觉得也未必,有这种观感是因为他深谙明哲保身的分寸,不到必要不把自己置身风暴核心之中。
只是到最后他还是压抑不住了,明明知道大厦将倾,结局已定,当他对马汉山真情流露说我们能救你,当他抓着马汉山的“大礼”摔手而去时…
我真的以为他豁出去要下水了
虽然走出门他还是那个冷静自律的王蒲忱,但那一瞬间我看到了,看到了他挡在陈总司令的枪口前时一样的胆魄和热血。
虽千万人吾往矣


7/26 追录

一边等大明的渲染一边胡思乱想

站长是个识大体懂大局的聪明人,所以他不会贸然越界,不会像曾督察一样激烈地反抗、出格,做出飞蛾扑火的壮举。

但他了解并理解这样的人,他会为此扼腕,他更会无法按捺。

我喜欢这样的人啊,明哲保身的人心底魂里意外还保留着那点性情与理想更加戳我。

马汉山那本小册册交给他,的确给了他叩响最高处那扇大门的机会,但那不是唾手可得的大把功劳,而是一个更加险恶的政治旋涡,波诡云谲无数暗流随时可能粉身碎骨。而他收下了,并可能承担它带来的收益与风险直到建丰同志上台并实权在握。这是一条同样荆棘密布的道路。在曾督察心里,想必他们也会是殊途同归的战友。


其实站长的身份于我是一场障碍,冥冥之中敲打我不敢太放肆地喜欢他。好友劝我不问对错只看本心,何必徒添烦恼。

“善和恶都抵不过时间。”

评论
热度(3)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