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黑土热血同人|李一峰/丁丰】同行陌路(上篇)

这篇我期待已久的文终于赶上了预产期的尾巴,而且被作者赋予如此贴合两人命运交集轨迹的标题,同行陌路。在Tanya和我说这个脑洞的时候,《黑土热血》正演到结局,李一峰和佩如手中枪口指着对方,在路的终点进行关于信仰的拷问。而这个脑洞则在道路的起点,伪设了一个同样的画面。同样持枪对峙的两人,他们未相逢,不相识,神秘而紧绷的黑暗吞噬了互信的可能,但彼时,他们的信仰却沐浴在同样的光明中。

Tanya:

拖延了一个月才终于把上篇敲出来了,恰逢“松鼠粮仓”开组,当做群宣来助兴啦~~~大家吃粮愉快(ノ*・ω・)ノ


注:crossover《悬崖》,老魏和周乙这两个角色出自悬崖一剧。



同行陌路


当李一峰接到上级指示重返哈尔滨的时候,他便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组织在哈尔滨地区不是没有负责武装行动的人员,却仍需要调遣他来执行任务,便足见任务的困难程度。两年前刺杀关东军参谋课长的行动,让李一峰这个名字响彻整个远东地区情报圈,也迫使这个独行侠不得不离开哈尔滨,转战山林中继续从事武装抵抗活动。


此番回到哈尔滨,与他接头的人叫老魏,是在他离开后才开始负责组织工作的同志,此前与他不过数面之缘,并无深交。


“李一峰同志,恐怕这次你要孤军奋战了,这个任务除了你,谁都胜任不了。”


在如今各方各派几乎都认定了此事他会出手的情况下,李一峰其实对老魏向组织请求召他回来协助的事情颇有微词。但他同时也理解老魏的难处,毕竟组织内向他这样身经百战,又对哈尔滨地区了如指掌的人,怕也是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说说具体情况吧。”


“有一个情报贩子落入了关东军情报课手中。此人威胁到了组织潜伏在警察厅内的那名同志的安全。”


“警察厅?”李一峰捶了一下桌子,“潜伏在这种重要位置的同志,怎么能出面和这种人接触呢?”


“我们的同志当然没和他有任何接触。”老魏赶紧解释道,“泄密问题已经查清楚并严肃处理了,是从奉天地区泄露出的,这位同志在早年在奉天工作的情况被叛徒交易给了他。当然……这个人除了向我们提供情报之外,还和中统、军统、共产国际,甚至哈尔滨周边的各路绺子都做过交易。他突然被日本人破获,想要他性命的人太多了。”


“但无论哪方,都能确定我是一定会出手的,不对吗?”




老魏无法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如此。变节者向特高课声称自己掌握了国共两方在哈尔滨政府机构内重要位置潜伏的人员名单,并以此为条件和特高课的负责人谈判投诚条件。情报课认准了共/产/党一方不会坐视不管,而最可能的执行者就是李一峰。对于现任关东军情报参谋课课长中村幸一来说,这是一个抓捕他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两年前,他的前任上川课长被李一峰暗杀,震动了整个东北地区,而如今,抓住他并亲手处决了这个传奇人物,将成为他“赫赫功勋”里最夺目的一件“功绩”。



这已经是丁丰以秘书的身份,跟随警察厅副厅长山本第三次来情报课参加布控抓捕李一峰的行动会议了。这次会议的保密级别之高,是他进入警察厅一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即使是他这样的随行秘书也被安排在休息室里等待。他端正的坐在一隅的椅子上,脑子里一直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而跟随中村幸一一起来的那几名日本军官则坐在屋内的另一侧。他内心忐忑的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当老蔡在事发当晚告诉他,组织内同样有成员曾与此人有所接触的时候,他既不感到意外,同时又如坠冰窟。不意外在于,他们建立情报组不过一年,想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丰富有效的情报来源,免不了会与这种情报贩子有来往。让他焦虑的也正是如此,他们处于起步阶段的组织因为人员的匮乏而对这种快捷的情报来源有了一定程度的依赖,也让他们部分丧失了运作的独立性,丁丰来不及过多检讨自己在这一年里偏重建立警察厅内的个人关系而放轻了对组织运作的管理的失误,他只知道自己绝不能在此时让这局以自己为核心精心排布数年的棋局因此事满盘皆输。


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他没有注意到会议室的门已经打开了,率先走出来的是山本,他走进休息室,拍了拍丁丰的肩膀。


“丁先生。”


思绪被突然打断,丁丰抬头看到山本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赶忙站起身来。


“对不起,副局长。”


“没事,最近辛苦你了。”山本对待丁丰的态度向来是宽容温和的,他自诩是个温和派的日本人,是真心实意想为满洲国效力。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处于对丁丰的信任。丁丰与他算是师出同门,他们同样毕业于日本警察学校,而此番丁丰的任职举荐人,便是他相识于学生时代,后留教警察学校的旧友。丁丰被上海警察学校选派前往日本进修的时候,成为了他的学生。山本的立场与关东军情报课有些微妙的不同,表面上是同级协作,实则差遣服从。初任警察厅副厅长的山本发现,在这个由中国人组建的部门中想要和谐的运转工作绝非易事,他对中国人的处事方式很不习惯,迫切的需要一个能以中国人的身份游走在警察厅内复杂的人际关系间,替他平衡着内部的各方利益的心腹助手,而丁丰就在此时被旧友推荐到他身旁,一解他的燃眉之急。


“没关系。”山本挥了挥手。两人目送中村带着他的两个侍从官一起离开后,山本拍了拍丁丰的肩膀让他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并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丁先生,最近真是辛苦你了。只是一时还不能给你休息的时间……”


“中村课长又下达了什么新的任务吗?”


“还是前几天抓到那个情报贩子,本来一直是关押在关东军情报部的审讯室里,由中村课长单独审讯的。出于安全考虑,中村课长打算把他转移到我们警察厅管理的安全房里。”


“中村课长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安排?我们的安全房本就不是用来关押犯人的,隐蔽在闹市区和居民区内,很难安排看守人员。”


“你知道……最近的风声比较紧,想取这个人性命的人恐怕正在准备动手,此人被关押在情报部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中村课长担心情报部会因此遭到袭击……尤其是那个叫李一峰的人,此人善于搞武装突袭,非常危险。”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此事事关重大,你亲自去办,尽量把知情者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是。”丁丰起身戴好警帽,向他敬了个礼后,离开了休息室。


丁丰明白山本这只老狐狸只向他说出了一部分的真实理由,中村当然不会甘愿冒险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留在情报部的审讯室里当活靶子。另一方面,他恐怕早就怀疑警察厅内有卧底。方才山本特意强调了控制范围,目的也正在于此。


而他此时却别无选择。丁丰可以确定在警察厅内部除了他之外还有别的潜伏特工,并且是中共方面的,这个情报贩也同样威胁到了这个人的安全,因此特高课才会做出李一峰要行动的判断。只是丁丰无法确定这个人是谁,只有一个大致的范围。于是在安排行动的时候,他特意去总务科联络了安全房的位置,又从特务科借调了行动人员作为看守,并通知了情报科随时注意李一峰的动向,重点排查城市出入口和安全房的周围。


他选择了一处结构复杂的三层建筑作为关押地点,设计好了从二楼关押房间逃离的最佳路线,才通知特高课将人押解到此处。押送犯人的车辆开过来的时候,警察厅的所有相关人员都从建筑物内撤了出来,列队站在楼前。丁丰和中村的侍从官做手续交接的时候,看到一个被黑色头罩蒙住脸部的男人被带下了车,两个日本士兵半拖半抱的迅速把他带进了楼内。


“丁秘书,中村课长有命令,二楼关押室的警戒工作由我们情报课负责,剩下的就交给你们警察厅了。”


“明白,我这就去安排。”





“我们在警察厅内的同志传回来了新的情报,这个人被从陆军情报部转移到了警察厅管理下的一处安全房。”


“这帮怕死的小鬼子。”本来趴在情报部建筑结构图上写写画画的李一峰随手扔了铅笔。


“不对。”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老魏,这恐怕是个陷阱。按理说,陆军情报部的防卫更加森严,他们没有理由把这么重要的一个犯人转交给警察厅看押。恐怕中村这是在试探警察厅里是否有内鬼,我怕贸然行动会影响到我们潜伏同志的安全。”


“你说的这一点,他也想到了。好在安排这次行动的是个跟着山本的文员,没什么经验,所以计划并不严密,方方面面环节经手的人很多,很难锁定到某一个人身上。”


“那就是天赐良机了!”李一峰拍了一下手,“只要这家伙从情报部里出来,我就有把握要了他的命。老魏,赶紧帮我找安全房的建筑结构图和周边的地图来。”


老魏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两张叠好的纸,把它摊开放在李一峰面前,“这是安全房的周边地图和建筑物的内部结构图。留给你做准备的时间不多,中村已经订好了三天后再次提审此人。”


李一峰把地图拿起来仔细看了起来,“这地方……在水道街附近?”


老魏点了点头。


“天助我也……准备武器,明晚就行动!”




到了夜半十分,满月正悬,清亮的月光像柔和的纱雾笼罩在城市上空,为屋顶的砖瓦撒上了一层霜色。这是最差的动手时间,李一峰侧身紧贴在二层墙壁一侧狭窄的阴影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在等待着一个信号。阴影的面积随着月亮的位置而逐渐变大,李一峰身旁的那扇位于二层走廊尽头的窗户已经完全隐没在了阴影中,他可以听到一个巡逻警察在里面来回走动的脚步声,鞋跟踩在木地板上,踏着机械的节奏。


突然间,一声爆裂的巨响撕裂了宁静,整栋建筑物陷入了一片黑暗。李一峰听到楼内一片混乱的声音,远处有人喊道“去一楼看看怎么回事!”


“是!”站在窗口附近的巡逻警察走进了窗口附近的楼梯间,李一峰拉开窗户跳入走廊中,循着在脑内预演过上百遍的动作,躲进了走廊左手边位于月光背面的房间里,从窗口走到一层二层间的屋檐上,快速的俯身朝着建筑物的另一边移动。


一楼的爆炸成功吸引了大部分的警力,李一峰再次翻身穿过走廊来到月光映照的那一面,按照示意图上的标注,他的任务目标此时就躲藏在隔壁的房间里。他后背紧贴着墙壁,站在窗边的窄台上,慢慢地向那间屋子靠近。明亮的月光虽然容易暴露他的行踪,却也让他在夜色中模糊看清了屋内的情形,他看到屋内有一个日本守卫倒在门口,屋门是敞开的,而在屋内隐藏在阴影中的区域里,似乎有一个人蜷缩在那里。李一峰从窗口翻身跃入,站定后,他举枪瞄准预先判断好的目标果断扣下了扳机。而几乎就在同一个时刻,一个人影突然从暗处闪了出来。


砰——————





在感觉到自己左臂中枪的一瞬间,丁丰下意识的捂住了创口,随着子弹的冲击力,他撞在了那个蜷缩在黑暗中的“人”身上,柔软的触感让他意识到这绝不是一个人的身体。当他回过意识的时候,看到刚才那名刺客身手利落的从窗口逃了出去,那个人一定就是李一峰。他们都中了中村布下的陷阱,丁丰冷静而快速的回想着整件事情,这里根本没有他们要找的目标,那个人还在中村手中,自己还没被抓捕说明那人尚未供出与组织相关者的名字,或调查还未展开。但此人尚在情报课手中,自己被追查到只是时间问题,要想争取时间另辟蹊径找到解决办法,为今之计他只能选择放手一搏。


丁丰听到走廊里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一阵嘈杂的中文里夹杂了一些说日语的声音,那是中村幸一的声音。丁丰把自己受伤的那只手藏在大衣的口袋里,不让血迹滴落到地板上,迅速移动到了方才李一峰曾经停留过的,靠近窗边的阴影处,掏出了自己的手枪。


“电路怎么还没修好!迅速包围整栋楼!”中村的声音越来越近。


丁丰盯紧门口,敞开的窗户将那里照亮,一览无余。


就在中村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第二声枪声响起。


“中村课长!”在一阵惊呼声中,中村仰面躺倒在地,他军帽正中心的帽徽上,弹孔击穿了金属又贯穿了他的额头,鲜血溢出很快在他的身侧聚成一片。


整栋楼的警卫和中村带来的日本宪兵都开始向这里聚集,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丁丰把手枪收回枪套里,趁着慌乱的人群,不动声色的让自己融入其中。


灯光亮起,整间屋子霎时被照亮如白昼一般,匆匆赶到的山本惊骇的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中村幸一的尸体,登时瘫倒在地。中村的侍从官一把拉起山本,向他咆哮道,“赶紧让你手下的饭桶去抓李一峰!都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山本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他慌乱的目光在人群中梭巡,寻找着一个人的身影。


“丁丰!丁丰!”


“副局长,我在这里。”丁丰拨开人群走到山本身边。


“我命令你!立刻安排人手捉拿刺客!”


“是。”丁丰用右手向他敬了个礼,“行动队队长跟我过来!”


他藏在大衣口袋里的那只手颤抖的愈来愈厉害,从手臂的伤口上流出的血已经几乎浸透了他厚实的呢子大衣,只是被吞没在一片黑色中依然不着痕迹。在他带人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他明白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TBC.


评论
热度(22)
  1. 一座城Tanya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我期待已久的文终于赶上了预产期的尾巴,而且被作者赋予如此贴合两人命运交集轨迹的标题,同行陌路。在...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