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4-7、4-9

4-7 炸哥、北笙、杰斯五排修罗场

北笙:炸~!炸~!

炸哥:哎……你TM,是不是又叫我来打辅助的啊?

北笙:对啊

炸哥:你TM公会赛让我打辅助就得了,现在还TM要我打辅助

北笙:那杰斯去打辅助吧

炸哥:不不不我打辅助

北笙:我打,我打辅助!别说了,我打辅助!

炸哥:……你打诸葛亮吧,我要看上一局的诸葛亮(上一局北笙,爆炸)

杰斯:我打辅助吧,没关系我可以打

炸哥:没事,我就和北笙,瞎JB说说。


(炸哥他们四排输了,北笙幸灾乐祸“没我你们不行吧”)

炸哥:能不能让北笙不说话了?

北笙:可以啊

炸哥:不可以啊,太远了,我的棍状物抛不出来

北笙:既然你们都这么讨厌我,接下来我说话算我输!

(下把开局五个人去吃北笙的中线,北笙“气”到不行又只能憋着,哈哈哈哈哈哈哈)


(炸哥爆料北笙被骗钱)

北笙:你们遇到也有可能会上当

炸哥:哼

北笙:哼

炸哥:你真当观众都是傻逼

北笙:我是傻逼,行吧

炸哥:开心,我就喜欢听到你说傻逼


杰斯:一起开黑的是 北笙,小炸……

北笙:哈哈哈小炸,小炸是你叫的吗?

杰斯:啊?那我不是第三者吗,身为第三者要叫的亲密一点

北笙:不是,你怎么就成第三者了?

炸哥:北笙就让给你了,以后排位都带上他,麻烦了,告辞!

 

(北笙让炸哥辅助别跟着他)

北笙:你去跟着打打野啊,别跟着我,我是你爹啊?一边玩去

北笙:你能不能别跟着我啊!

炸哥:下把我玩明世隐,给你黄链子,你看怎么样?

北笙:那你就把我气死了,那你就要失去我了!


(杰斯和炸哥在上路配合)

杰斯(对炸哥):没事兄弟别怕,有我在这里,你跟我在一起无敌的。

北笙:炸哥,你跟着别人跑了……

杰斯:你为什么要走开呢,你跟我在一起,他敢碰你一下?

北笙:炸哥你跟我走,我也不会让别人碰你的!

炸哥:你们要保持我的玉女之身吗?很烦。


炸哥:这个人凉了啊,就是这个交际花


(北笙把对面中单打残,炸哥路过看都没看一眼)

北笙:不是,你在干啥呢?你大呢?

(北笙发现炸哥才3级)

北笙:哦你没大啊,对不起对不起

(炸哥站在北笙旁边不走了,不停地平A+对着北笙放技能,升4级的瞬间开大冲塔又回来)

炸哥:看到没有?我的大

北笙(笑):看到了看到了,你还给我表演一下是吧


北笙:炸哥!他欺负我!


北笙:炸哥你要吃鸡吗?

炸哥:……随便,你打啥打啥吧

北笙:你大声告诉我,你要不要吃鸡

炸哥:……我有一点点想,但是我不想跟你打,你懂我的意思吧?

北笙:那我就不玩了,我自己去单排了。那我挂了啊

炸哥:嗯

北笙:那我挂了啊?

炸哥:……哎呀打打打打打,真服了你了

(炸哥先挂了语音)

北笙:这个人居然挂我电话!


4-9

(虎牙新出了占领直播间的活动)

炸哥:北笙想占领我,休想~


炸哥:这个占领到底是啥东西啊?

鸭子:你要是被他占领了今天你就是他的了,知道了吧?

炸哥:不是……我啥是他的啊?

炸哥:我把北笙占领了是不是可以让他女装?

炸哥:北笙的女装我看过的呀,他就喜欢下播了晚上搞这套。


(北笙五楼)

北笙:五楼要拿一手counter位的法师,炸哥不是经常跟你们说嘛,五楼要拿一手counter位的法师。

炸哥:“五楼又菜,又要拿一手counter位的法师”,请你把原话说出来。

北笙:不是,我怎么就菜了?

炸哥:本来我五楼拿个counter位的边路,是吧


(北笙残血被程咬金追,疯狂喊炸哥救命,但是炸哥的老夫子就不放大招)

北笙:炸哥,炸哥!炸哥!!炸哥!炸哥!!啊!!!!

清风:北笙,我也在你旁边为什么你只叫炸哥不叫我?

北笙:我叫你了啊!

炸哥:他在叫爸爸,就是在叫我


(北笙玩武则天)

北笙:song,武则天的坟墓在西安呢,你没事了来西安我带你去见见武则天

炸哥:武则天的墓,在中路一塔。

song:(没听清他说要北笙带他去吃啥)

北笙:啥?我带你吃炸哥的下面,我带你吃。


北笙:清风为什么不留花木兰呢?

清风:她最后不还是死了,结局一样呀

北笙:不一样啊

清风:哪里不一样

炸哥:北笙没助攻就不一样,心里没点数吗


清风:我们这队伍叫啥你们知道吗?叫中路别送带躺,其他四个代练

炸哥:四个代练与一个萌妹子的队伍

(北笙选了奕星,炸哥回忆起之前带粉丝“萌萌”打四十星的局,粉丝玩奕星8%输出)

炸哥:萌萌,别玩奕星了!萌萌!

炸哥:萌萌,打他!

北笙:你叫谁呢?!

炸哥:叫你啊!

北笙:……我叫蜜蜜


song:北笙,拿蓝!

北笙:来了来了!

(song把蓝惩戒了)

炸哥:萌萌退出了游戏。


北笙:炸哥,炸哥……

炸哥:叫我干嘛呀,我本来要五杀啦!


(北笙救下残血的清风)

北笙:清风,这波到不到位?

清风:到位啊!

北笙:我救下你一条狗命,结果人头全TM被你收了

清风:我跟你讲,也就我这样的辅助,你才会跟我这样配合。

北笙:得了吧,我和炸哥配合比你好多了

清风:说的跟真的一样。

炸哥:要是我的话,只有追别人的份。

北笙:对,要是炸哥的话,能被别人追吗?也就是你这种苏烈才会被对面追着打。


(北笙玩貂婵)

炸哥:萌大姐,婵大姐,我的妻~


北笙:糖果和我谁更甜蜜,当然是我啦~


(炸哥玩程咬金)

北笙:金金,金金你要照顾好自己

北笙:金金,你去打团,我们去偷塔,你快回头打

(炸哥真的回头了,然而其他四个人冲水晶去了)

炸哥:你TM人呢?

北笙:我不是说了我们去偷塔了嘛!


北笙:我去上个厕所

炸哥:女人是水做的


炸哥:谢谢最爱皮皮笙的门票……你心智有问题吧,最爱皮皮笙……


(北笙和炸哥在对面红区被包了)

北笙:金金,金金再见

炸哥:好呀,好呀,再见~

北笙:不是,为什么我死了你没死啊??!

炸哥:我会照顾好我自己哒。


北笙:我不应该去救那个程咬金的

炸哥:哼

北笙:我救了他他不救我

炸哥:哼

(炸哥最近可爱多吃多了……)


炸哥:寂寞啊,难耐啊!北笙,我这里有几个亿的大工程,半年没开工了,北笙?北笙……北笙……我有个好几亿的大工程好久没开工啦

北笙笑

炸哥:春天来啦,很烦!


北笙:炸哥求求你别来我中路晃了,我自己也不会死我两次死都是觉得你能跟上。

清风:你不是说炸哥辅助打得比我好吗?打得让你舒服啊。

北笙:…舒服啊!


炸哥:深圳也是我的伤心地,深圳是我跟北笙齐聚一堂的地方,我讨厌北笙。

评论(12)
热度(78)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