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5-3、5-4 、5-5这个修罗场有点带感(?)

5月3日凌晨

炸哥OB北笙

炸哥(唱):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自你走后心憔悴~~

(皮皮笙在玩关羽)

炸哥:我们来解说这个马!他在原地转,假装他很会玩~史诗级绕后!nice啊!再推!再推……没了……

炸哥:推得很厉害了,然后就死了……

北笙:我会带线!我带线贼溜!

炸哥:打野关羽吗?打野关羽玩得可以啊~这主播排位练英雄,订阅一下!

北笙:我估计我要告辞了(被五杀)我把线断了

炸哥:挺有道理的,断了这波线,让队友有时间继续发育……不过我估计队友对他已经失望了

(皮皮笙泉水OB,紫宸救世)

北笙:nice!宇宙最优秀的男人!

炸哥:……我发现,讲不下去了呀

(皮皮笙看到弹幕在说炸哥)

北笙:炸哥……炸哥幸好没看见我玩关羽,炸哥看见估计气得要跳坟了。

炸哥(笑):我干嘛要跳坟!

(两个队友阵亡,对面五人压中)

炸哥:完啦!这波肯定要……这波如果他拿生命清线的话,就不能怪他了,现在清线很关键。

(皮皮笙这边水晶爆炸)

炸哥(关OB):告辞,么!么!哒!


5月3日晚上

北笙:你们不要老是在弹幕上diss炸哥,有些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感情是很奇妙的,我每天都有叫炸哥一起排,但是炸哥不理我,主要是炸哥的作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醒着还是在睡……


炸哥又OB皮皮笙,等皮皮笙一结束立刻滴滴他“干吗?”,然后约了一起排。


5月4日凌晨

(北笙、炸哥、鹿鹿三排,鹿鹿是炸哥以前的队友,现在还在打职业)

北笙一来就:三排不好进呀

炸哥:我就说三排不好进啊所以我上低星一点啊

北笙:嗯……那鹿鹿你还不睡觉吗?

炸哥笑

(过了一会儿还没排进去)

北笙:三排进不去呀

炸哥:就是呀,现在怎么没人三排了

北笙:鹿鹿你不睡觉吗?

鹿鹿:晚一点,不急

北笙:哇……这个人没有灵性,我都疯狂暗示了

炸哥笑

炸哥:鹿鹿可是我的老相好,什么意思嘛?


北笙:再进不去我下播了,烦人

炸哥:那你两双排吧

北笙:?那你干啥呀?

炸哥:我今天王者都打够了呀,打得贼舒服

北笙:那咱吃鸡去啊


(北笙在吃汉堡,弹幕说饿)

北笙:你把你地址发过来,我给你叫外卖

炸哥:又想草粉,很烦,这么委婉。

北笙笑:你mlgb


炸哥木兰,北笙诸葛,其他三个队友鬼谷子+张飞+梦奇,炸哥一脑袋问号被逼去打野

结果北笙出门被对面武则天打残

鹿鹿:哇,你演我啊,笙哥??

北笙:对啊,你看像我这么菜的诸葛亮不多了吧。

炸哥打完红路过中塔,就看到北笙在回城

炸哥:你怎么就回家泡温泉了,你是静香吗?

北笙:蓝给我

炸哥:我……%¥*#!

北笙:那你不让我回家那就把蓝给我~

炸哥:我……我没有不让你回家

(眼睁睁看着蓝BUFF被皮皮笙反了)


北笙:兄弟,我差点被武则天一血了,你懂吗?

炸哥:不懂!

(虽然说着不懂还是努力地想要杀死武则天,然而失败了)

北笙:真JB菜

炸哥:你是真滴烦!

(然后炸哥残血跑去吃中线,差点被关羽一刀劈死)

北笙:你能别吃我中线吗?你看这傻逼吃中线要死


炸哥指挥北笙和鹿鹿回头杀白起,嘴里喊着“打他打他,我来了!”,自己偷偷跑去打红,结果北笙杀了白起却被雅典娜打死,鹿鹿也被害死了

鹿鹿:你们两个是真的皮


北笙:鹿鹿,你在队里是打什么位置啊?

鹿鹿:打辅助啊

北笙:你打辅助啊?!

炸哥:他要嘲讽你了!快把他蓝拉出来!

北笙:你打辅助你知道我蓝要刷了吗?你不给我做视野,你在那里采灵芝?

(过了一会儿)

炸哥:鹿鹿!鹿鹿!

北笙:我蓝BUFF快刷了,你知道不?

炸哥:对!我就想说他蓝BUFF快刷了,给他拉出来!!

(鹿鹿:心好累不想参合蓝BUFF打情骂俏)


北笙和炸哥越塔,炸哥顶塔重剑一技能想收残血的雅典娜,但是自己也是残血扛不住塔的攻击,北笙回头踩雅典娜,塔于是开始攻击北笙

炸哥:你是什么玩意嘛,跟我抢人头

北笙:我不抢人头你能活吗?


(鹿鹿反复把皮皮笙的蓝buff拉出墙,让皮皮笙一直打不了蓝)

炸哥(幸灾乐祸):对!职业就是这么打的!

北笙笑到不能自已,,选择放下手机直播挂机

(下一个蓝,鹿鹿继续制裁北笙)

北笙:我不想玩啦,这个人CD怎么这么快!

(结果在鹿鹿和北笙皮的时候,炸哥被对面一顿毒打送回温泉)

炸哥(炸毛):你们打不打啦!我是真滴烦!

北笙:你问鹿鹿!!我不想跟你们玩了!

(炸哥房间弹幕:不是你自己挑起来的嘛???)


北笙:排两分钟进不去我就睡觉了啊

炸哥:1分59秒取消


北笙:炸哥,我好饿啊,炸哥

炸哥:我又不能……你想吃迪奥吗?

(弹幕:我晕车)

北笙:把炸哥炸了吃了吧……


炸哥(念弹幕):鹿鹿技术好6

北笙:就这太乙还6呢?炸哥,下把我给你打辅助

炸哥:不是……滚!鹿鹿,现在这个人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打个鬼谷子都要蓝buff,要我让他的!


(北笙和鹿鹿一起防沉迷了)

炸哥:那怎么说,散伙吗?

北笙:我能换号呀,要不我们双排,鹿鹿你等我两

鹿鹿:我也能换号呀

(北笙拉了炸哥)

炸哥:鹿鹿也换号呀

北笙秒开

(不过这把双排没有排进去hhhh)


(北笙说不打了,下播了吃鸡去。关播之后又拉炸哥和鹿鹿继续排)

北笙:主要是这个椅子坐得不舒服,不想播了,我外卖也到了,想吃东西。

炸哥:其实开播确实会累一点……北笙的意思是什么?“今天还没骂人呢!”他把直播一关,咱们打三排,他就可以骂人了

鹿鹿:那我可能要把语音挂了

炸哥:鹿鹿小心点,出事情要给你骂死。

炸哥:就……为什么你们在北笙直播间,除了“666”就是“傻逼北笙”,来我直播间就是“哈你妹啊!”

北笙:哈尼妈了个臀

炸哥:你看,北笙开骂了,舒服~

鹿鹿:他又不是骂我,他骂你

炸哥:哎,好久没被北笙骂了,我越来越膨胀了,越来越无敌。

(炸哥你抖M吗?)


(下播第一局,鹿鹿疯狂报点,带着炸哥大杀特杀)

北笙(沉默了好久终于):鹿鹿你别报点了,报啥啊一直报报报个毛啊,没人听你报点

鹿鹿:我给炸哥报,又不给你报!

北笙:炸哥不想听

鹿鹿:炸哥,你要报点吗

炸哥:报呀!我都不想思考了

(弹幕:炸哥的直播间一股酸酸的味道)


(北笙各种怼鹿鹿,弹幕打趣皮皮笙吃醋)

炸哥:没有,北笙这个人就是飘,等他玩飘了,输了,我们还得挨骂:“你怎么没带我躺啊!”

北笙笑


(北笙防沉迷)

炸哥:双排多好玩呀,北笙不在可以凸显我两的优秀,是不是,鹿鹿

鹿鹿:炸哥那么帅,说什么就是什么

北笙:帅你妈个臀


皮皮笙想走中路,队友拿了诸葛

炸哥:北笙要生气了

(皮皮笙锁了妲己,对诸葛说你去走下路吧)

弹幕:这把凉了

北笙:凉什么凉,有炸哥在怎么可能会凉

弹幕:演炸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北笙:什么演炸哥,我跟你们说我打职业的时候妲己是练过的好吧,我这和炸哥上星呢,我怎么可能会演炸哥!

炸哥:哎~真难……

(这把赢啦,妲己MVP)


5月4日晚上

(炸哥和鹿鹿双排,北笙电话炸哥)

炸哥:干嘛呀

北笙:你在干嘛啊

炸哥:打排位啊

北笙:在跟谁打呢?

炸哥:鹿鹿

北笙:又跟TM鹿鹿打

炸哥:……TM鹿鹿,他在骂你

鹿鹿:谁?谁骂我

北笙:MLGB我跟你发语音,居然是对方忙

炸哥:那你叫我天天一个人打?打鸡毛啊

北笙:你可以等着我啊

炸哥:哼

北笙:你不微信我

炸哥:哼!

炸哥:我躺的舒舒服服的,多开心呀

鹿鹿:炸哥!你看我辅助火舞,优秀不优秀!

炸哥:优秀!牛逼!比那个隔壁姓北的牛逼多了!

北笙:……那我挂了……

炸哥:你干嘛呀

北笙:你管我干嘛

炸哥:那你TM打电话过来?

炸哥:你天天在我直播间暴露电话号码,都没有人骚扰你的吗?

北笙:那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备注啊?

炸哥:我干嘛要备注你号码,偷情号码能备注吗?


5月5日凌晨 吃鸡

(炸哥落地成盒,OB北笙)

炸哥:我还是觉得我要唱首歌给北笙听,想听吗,北笙?

北笙不说话

炸哥:不说话就是想!

北笙就是不说话,炸哥无奈放弃了


炸哥(念弹幕):北笙怎么永远在吃东西?怀孕了,就这样。

炸哥:北笙,你最近戒烟了吗?

北笙:和你有关系吗?

炸哥:哦。你怀孕了吗?

北某人不搭理炸哥

炸哥:一直吃东西,无非就是戒烟…你在戒烟吗?别戒了,有啥好戒的。


(炸哥在说一些直播间的人)

炸哥:反正我说了奇奇怪怪的人都已经被我拉黑了。或者看似没拉黑,其实内心已经拉黑了。

北笙:那那个看似没拉黑内心已经拉黑的人里有没有我?

炸哥:暂时还没有

北笙:那以后会不会有?

炸哥:不知道

北笙:你妈了个臀!!!

炸哥:不!知!道!


5月5日晚上

(炸哥和鹿鹿以及鹿鹿的队友三排,北笙那边KPL解说结束后,炸哥看到北笙的大号、周铁蛋、王者定格几个号全在线……后来五排进不去,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不停地翻这些号的战绩)

炸哥:北笙上线了,在等我拉他,但是没位置呀

鹿鹿:北笙微信你了?

炸哥:没有啊

鹿鹿:那你怎么知道北笙在等你拉他

炸哥:你不知道他这个人很傲娇的!我最近起来的时间很不固定,他打炸了下播了来问我“你怎么不叫我一起打”,我说“你为什么不叫我一起打”。

炸哥:其实,我只要醒了,他叫我我就打的呀。我平时为什么醒了不起来播,就是TM……单排太无聊了!


(炸哥和鹿鹿排,没拉北笙,弹幕说炸哥抛弃北笙了)

炸哥:对,我抛弃他了,你们继续BB,老子天天打单排的时候,你们也不BB。

炸哥:没完没了了。


(其实……皮皮笙KPL解说结束去看了个电影,没有打王者。看完之后就电话炸哥疯狂吐槽电影太傻2333)

北笙:你干嘛呢?

炸哥(嘚瑟):打排位呀,今天都没输过,很烦~

北笙:跟谁?

炸哥:鹿鹿,还有他的队友

北笙:鹿你MLGB!

炸哥:听到了没有,鹿鹿

鹿鹿:他来查岗了!这种情况下北笙骂人就是吃醋了你知道吗?!

炸哥:等会吃鸡啊?

(北笙说啥没听清)


(北笙来了,开了李老板的号来,还把ID都改了:王炸狗叼绿我)

炸哥:你看这个人!!!

炸哥(继续嘚瑟):北笙,我们一直在三排,很烦,就不知道什么是输,不存在的!

(炸哥想要打国服木兰了)

(北笙拉炸哥,炸哥拉鹿鹿)

鹿鹿:你跟他打,我吃点东西

炸哥:什么意思嘛,我不跟他排

北笙:鹿鹿不打吗?

炸哥:他嫌你菜!你随意,开吧,反正我不打木兰。

北笙:你怕掉分啊?

炸哥:yes

北笙:那我就不打了

(选人阶段)

北笙(再一次确认):你不打花木兰,是吧?

炸哥:不打!我跟你说,我和你双排的意义,就是把段位掉下去,国服分就好打了,晓得吧?我已经做好输的准备了。

北笙:我跟你很认真的说,这把是我两最后一把王者荣耀。

炸哥:听不清!


炸哥:北笙,我最近生病了

北笙:生啥病啊?

炸哥:艾滋

北笙:(说啥我没听懂)

 炸哥:感冒啦!西安天气真的怪!


5月6日凌晨

3点多的时候北笙飙“十分不正宗”河南方言,炸哥说“河南话我也会”

炸哥(河南话):中

然后北笙一说方言,他就“中”

可爱

(这段传了网盘 | 我想听皮皮笙说方言想好久了)

https://pan.baidu.com/s/19phF1nuMboS7nwIkbJ0c0A

 

(和两个小姐姐四排吃鸡)

炸哥:可别说北笙酒量好了,没喝两瓶就倒马路上了。

北笙:兄弟!你好好问问这个妹子,我酒量好不好

炸哥:西安的地为什么这么干净,就是因为这个人,喝了酒在地上拖

北笙:炸哥,你等我回去好好跟你喝一次

橙橙:炸哥,我要当见证人

北笙:你别来,我怕炸哥忍不住喝多了,晚上对你做点啥怎么办

注:不拆不逆,打趣修罗场可以,其他别KY我。

评论(9)
热度(71)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