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5月14-5月19日

5月14日23点(514炸哥生日)

(北笙下播后两人连麦)

炸哥:我感觉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跟我说一句话

北笙:为什么?

炸哥: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北笙:为什么?

炸哥:给你说句话的机会!你不说,恩断义绝

北笙:……我不是昨天一打电话就说了嘛

炸哥:不记得啦,你骗鬼呢

北笙:我昨天不是给你发信息的时候就说了嘛

炸哥:……

北笙:我昨天晚上不是一点的时候就说了嘛

炸哥:哦……那那那可能是……


(0点)

炸哥:北某人在12点00分给我发了一个红包。不好意思,我已经过了收红包的年纪了

北笙:收了吧

炸哥:不收不收,我都没收

北笙:收收收

炸哥:不可能破例的

北笙:你不收我挂机了

北笙:你收不收

炸哥:心意领了呀,你这样让我破戒啊

北笙:你收了吧,钱又不多

炸哥:哦,不多我才不收,你要发给8888我就收了

北笙:我怕我发给8888你不敢收


北笙:我跟你说我贼爆炸,排了一天TM妖怪

炸哥:我看了你一半的游戏

北笙:以后这种情况直接下播,玩你MLGT

炸哥:为啥要直接下播?你还不如叫我一起慢慢排,赢了喷子就不说话了

炸哥:你说到底不是因为输赢烦,就是被喷子喷的烦

炸哥:我单排,就输都输不了

北笙:哼


(15号凌晨)

最后一局吵架了,日常因为该怎么支援吵架

炸哥:不打了

北笙:不打了不打了,挂机

炸哥:我是说下把不打了

北笙:你这把都可以不打了

这把两个人都不说话,打完之后北笙问炸哥吃鸡不,炸哥说要睡觉。北笙说那下午四点继续啊,炸哥不说话,北笙软软地追问“啊?”

炸哥(仿佛很不情愿地):嗯


5月15日下午四点继续双排

(没打野)

北笙:炸哥,直接帮我打蓝呀

炸哥:一级啊?

北笙:对,一级直接打蓝,我已经野刀了,我出门加的二

炸哥:你一级就拿蓝,您配吗?

北笙笑

炸哥:你是要我丢个二技能呢,还是要我帮你多打几下?

北笙:多帮我打多帮我打

(炸哥乖乖滴拿胡萝卜敲蓝爸爸)


(北笙打蓝buff,对面亚瑟过来反,炸哥包过来支援。北笙闪现去踩亚瑟,但是炸哥退了没有跟)

炸哥:先保蓝buff吧

北笙:哎呀炸哥你怎么回事,我闪现都交啦

(这局打完之后北笙还放不下这个事)

北笙:我不明白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跟炸哥之间没有配合了,就像刚才那个亚瑟……要是以前,那个亚瑟绝对死了。我也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炸哥:你TM个……你等会到手的蓝被抢了你心态直接炸了

北笙:不是,像那种情况我已经踩上去了,那明显是先杀亚瑟呀

炸哥:那你蓝万一拉脱了?你TM打了多久的蓝?先把蓝拿了呀,杀不杀再看。

北笙(笑):嗯,有道理

炸哥:那个蓝你打了一分钟,都打到最后了

北笙:嗯,你是最胖的

(过了一会儿)

北笙:其实我想杀那个亚瑟,帮你打出一波优势的。如果杀掉那个亚瑟,你线上的优势就出来了


(炸哥打野)

北笙:没事的,对面随便针对我,我有打野的~


有一局北笙出来之后拉了炸哥,但是炸哥没进房间他就秒开了

北笙一直碎碎念那我怎么办呀炸哥我咋办啊

(这局打了李白,不忍直视)


北笙:你们知道炸哥为什么要一直跟我打游戏吗?你们猜一下

(弹幕:因为爱情)

北笙:因为我强啊

北笙:那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一直跟炸哥打双排?

北笙:因为炸哥强

(果然还是因为爱情)


(日常拌嘴)

炸哥:这刘邦一传把我给换掉了,就很gay

北笙(在中路拦武则天没过去):怪我怪我

(过了两秒)

北笙:不过你不看小地图吗?

炸哥(大声):你跟我说,怪你啥事?

北笙:你TM敢跟我大声说话了

炸哥(不想搭理):我真滴烦,还被武则天大了一下……

北笙:不是,你现在都敢跟我大声说话啦

炸哥:你这个菜鸡中单,你看看别人……狗子,你看看别人家中单做了什么?

北笙:她做了什么?她满血过来被我一剑插回去了

炸哥:她放了个大!


北笙:你吃鸡不吃

炸哥:他们给我做了个视频,我想看

北笙:一会儿再看吧

炸哥:一会儿都睡了呀……那明天看

北笙(笑):来来来吃会儿鸡呀

炸哥:我生日他们给了我很多祝福,我要一一感谢呀 

北笙:哎呀他们再多的祝福也不如我给你的祝福,所以别别看了,赶紧来吃鸡呀

炸哥:哼。你没祝福我,你拿金钱诱惑我,给我发红包,我对你这种人不屑一顾

(说完吃鸡去了)



5月17日

(炸哥家来了一只短腿的新房客——柯基。双排到一半炸哥说要去喂狗粮,真·喂狗粮)

炸哥:这把打完我先溜啦

北笙:怎么了?

炸哥:我去搞点事情,喂狗呀,还能怎么

北笙:那我怎么办呀?你陪我打到八点吧,好吗?

炸哥:那我挂机了

北笙:你这样无情把我抛弃了,你算什么……算什么男人


北笙:炸哥有别的狗了,以后叫他炸狗


北笙:炸哥,你有没有给小饼干买那个奶糕?

炸哥:还没,年纪不到

北笙:那个皇家奶糕,听说挺有用

炸哥:吃不起

北笙:不贵啊,我给你买。

(夫夫养狗既视感)


5月18日

(北笙、炸哥、阿浩三排,推水晶的时候对面东皇咬住了炸哥,北笙以为阿浩被咬了)

北笙:输出快输出他,秒了秒了,奈斯!浩哥,我给你上香!

北笙:还好阿浩不在我身边,要不然他一刀把我给劈了。

阿浩:我又没死,那是炸哥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笙:啊?我以为是你呢

北笙:炸哥?炸哥不要沉默,歪?炸哥?歪歪?炸哥?

(炸式冷漠)

北笙:不是,我没看见他咬的是炸哥,早知道不秒他了。难受。

炸哥:狗主播已死


北笙(念弹幕):“会玩的鲁班很烦”?我给你机会你再说一遍会玩的鲁班烦不烦

(话音刚落炸哥就把鲁班杀了)

北笙:还烦不烦了

(鲁班复活出来)

北笙:炸哥,再帮我把那个鲁班干了,就是他刚才一直拿炮射我,贼烦

炸哥:没蓝啦

北笙:来家蓝,家蓝给你

炸哥:你就想让我来帮你打蓝,你以为我会信?

北笙笑


评论(7)
热度(80)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