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6.10-6.17 难得糊涂。

6-10

(炸哥和鹿鹿双排,中途炸哥又拉个人上车,弹幕一看头像:“是妹子!”)

妹子(打字):老公晚上好

鹿鹿:这谁啊!?这谁啊?

鹿鹿:你是谁,敢叫我老公

妹子(打字):老公我打啥

炸哥:诸葛亮

鹿鹿:不要叫我老公

妹子(打字):没叫你。我叫我杰老公

炸哥不说话

妹子(打字):廖杰你哑巴了?

炸哥:分手

炸哥:我开着直播你黑我

(后来炸哥说漏了嘴,暴露了这个所谓的“妹子”就是北笙)

(我今天重看才发现这段的直播间弹幕真是精彩纷呈哈哈哈哈,笙导,我服)


6-11

凌晨,双排散了之后炸哥日常唠叨北笙的打法不适合路人局,然后微信就开始疯狂响

炸哥:北笙说来喷我……哎,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有说好与不好

炸哥(对弹幕):……你们都是北笙的粉丝,对吧,我还是北笙的老公呢。


(北笙call炸哥,炸哥沉迷撸小饼干半天才接)

北笙:你TM你有病吧

炸哥:??干嘛?

北笙:你直播着呢你撸狗啊?你怎么不直播跟狗做爱呢!?

炸哥:本来准备下播了呀

北笙:……吃会鸡啊?

炸哥:下播了啊,今天头疼

北笙:哦。你天天头疼。昨天困了,前天头疼……大前天怎么不见你头疼呢??

炸哥装死不说话

北笙:啊?喂?歪?喂?!

炸哥:哦

北笙:喂?你打不打啊

炸哥:不想打啊

北笙:哦……溜了溜了

(皮皮笙挂了电话之后)

炸哥(委屈屈):撸个狗……还不让我撸了……

(我还记得小饼干来之前,弹幕说北笙肯定会吃醋,炸哥说:他要是连狗的醋都吃那就完蛋了呀)

(这可不是连狗的醋都吃吗)


6-13

(下午五排前夕,北笙在和其他人双排,炸哥开播OB)

北笙(念弹幕):“炸哥在等我”……呵,等着去。


北笙:你们就看着吧,炸哥今天又要被疯狂支配。有花木兰肯定抢花木兰了,没有那就……刘邦邦咯


北笙:炸哥,有大没有

炸哥:有

(炸哥把大放了)

炸哥:你有大没

北笙: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

(傻子主播了解一下)


(北笙武则天大控了五个,炸哥木兰瞬间切入)

北笙:炸哥用力


(其他几个人都退了语音,北笙让炸哥退语音)

北笙:炸哥,退出来,退出来

炸哥:什么东西退出来

(污)


(鸭子打典韦前期疯狂送人头,最后一波为了救炸哥终于反杀了对面的后排)

北笙:鸭子,你终于站起来了

鸭子:我不能卖我炸哥啊!

北笙:你放屁,滚!


(北笙打对面红,炸哥在旁边浴血奋战)

北笙:谁要红啊,有没有人要红啊

炸哥:你先来挂个大啊!

北笙放下打了一半的红,去挂大杀人去了。回头看到炸哥在打红,皮皮笙跑回红旁边依依不舍地转圈圈,最后看着炸哥把红一刀劈掉了

北笙:骗子……


6-14

凌晨,双排吃鸡。一开始没有连麦,结果连续两把真·落地成盒,北笙忍不住call炸哥,一开口自己先笑出声

炸哥:好玩不?

北笙:不是,你倒了你把枪扔给我啊

炸哥:你捶死他呀,他残血

北笙(撒娇语气):捶不死!我捶了好几拳

炸哥:你TM零伤害你跟我说你捶好几拳?


炸哥:你给我发的那个东西,为什么感觉态度都这么随意

炸哥:你烦的是这个吗?

炸哥:你跟我说,烦的是啥

北笙(小声):不想打比赛

炸哥:你是不是会有感觉有些人自命不凡……

北笙: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们不听话。

炸哥:什么意思?

北笙:就是你们不听话。

炸哥:请把“们”去掉

北笙:你不听话

炸哥:不是,请把“你”去掉

北笙(坚决不改):你不听话。你不听话。你不听话。


北笙:让你拿个夏侯你TM非要拿个钟无艳,拿你MLGB

炸哥:老子玩都没玩过钟无艳,CNM!你TM骂错人了!CNM……

北笙:我让你拿什么就拿什么,别TM废话

炸哥:老子拿啦!我什么时候不听你说的拿了

北笙:我TM没说你!

(我TM黑人问号笑出声)


(他俩说了啥听到的就听到了,没听到的就拉倒,我也不记了,就放一句爆炸甜的)

炸哥:那你就要去解决这些问题啊,或者你别那么认真,让他们自己搞去……要么你就别打了,你不打我也不打了。你听懂我的意思没?


一直谈心到半夜两点

炸哥:哎,我点个外卖……你吃了没?

北笙:没有,没心情吃

炸哥:有啥心情不心情的……哎我又想吃小龙虾

北笙:我也想吃小龙虾,你给我点


6-15

(快到11点,皮皮笙期待世界杯揭幕战)

北笙:如果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告诉你,ta今天晚上要早睡,那一定不要相信他,知道嘛

(过了没半分钟)

北笙:嗯?炸哥给我弹语音干嘛

北笙:喂?

炸哥:北笙

北笙:干嘛

炸哥:晚安,我睡觉了。

北笙(笑出声):你这么秀的吗老哥?

北笙:不是……炸哥跟我说了一个晚安他睡觉了,就……溜了?这么夸张的吗……


6-16

(五排结束后北笙说去看世界杯,炸哥和鹿鹿双排吃鸡,结果刚开一局……)

北笙:你两吃鸡不叫我

炸哥:我没那么想看

北笙:我草泥马

炸哥:我以为你必须得看

北笙:退出来

炸哥:鹿鹿,我们把游戏退了,北某人要打!

炸哥:傻逼北笙,说自己很喜欢看球,然后不看了来骂我

(弹幕:比起看球他更喜欢你)


结果北笙连续两把落地成盒,第二把炸哥舔了北笙的包,过了快五分钟,炸哥来了一句:北笙怎么死了?

鹿鹿:早就死了

炸哥:北笙,我相信你喜欢看足球了

(弹幕:你把北笙的包舔了你还把北笙忘了)


6-17

(五排中场休息北笙说和清风solo诸葛,结果演变成队内3V3。炸哥本来怕防沉迷,但是北笙非要让炸哥上)

炸哥:神经病啊,等会防沉迷了!

北笙(当没听见):清风你来,咱俩对波线,我教育教育你

炸哥:我打啥啊!

炸哥:我打啥啊!

北笙:你随便

(炸哥问了几遍北笙都不理他,于是默默选了钟馗)

炸哥:北笙!我确定了啊!

北笙(表面上毫无波动其实开心的一匹):嗯


(结果和清风同队的鹿鹿也选了钟馗。进去之后,两钟馗两诸葛,四个人在中路晃悠)

清风:没事的,你们走,让我自己跟他对

(鹿鹿真的走了)

炸哥:嗯走了走了

清风:你别叫人

炸哥:我走啦!

然后蹲在中路右草根本没走的炸哥就和北笙一起把清风制裁了(x)


遭遇战后,北笙半血埋伏在中左等清风出来清兵,炸哥非常精髓地诈清风:“北笙,你怎么回家了啊,你别回家补血吖”

北笙偷笑

然后把去偷红的清风蹲死了


北笙:我跟炸哥心有灵犀,你和鹿鹿的配合没有到达那个点

北笙:你跟鹿鹿之间,欠缺了一点什么,你知道吗

(弹幕:欠缺了爱情)


(炸哥直播间有个不知道什么玩意一直逼逼中单太菜了换了中单)

炸哥:是不是就是你一直在我这带北笙的节奏

炸哥:北笙那天哭着跟我说,有个带着他牌子的人天天喷他

炸哥:菜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


炸哥:我不是西安的呀,我怎么可能是西安的

北笙:炸哥嫁到西安了


下播后一把五排,北笙累到秒睡,鹿鹿阿离打野打个1-9,炸哥玩个关羽见人就开大……差点翻水水

炸哥:这把……北笙睡着了,鹿鹿……嗯,鹿鹿说是他队友帮他打的。我呢,我在送……

北笙(困得懵懵的):我在中路放一个大招,然后就睡着了……等我睁开眼发现我死了……

评论(10)
热度(71)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