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不想让你走

【炸笙】七月流火

  • 三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以把思念熬成糖…好甜//_\\

韶:


   
  伪直×深柜
   
  #半架空世界#架空点在哪你们都懂 
  #纯属戏言,请勿当真。 #代发,作者我基友
  
   
   
  北笙很烦,因为他又一次做了自己计划外的事。这可是很少见的,毕竟他也是被直播间观众称为北不亏的北笙,经典名言你可能血赚但我永远不亏。 
    然而明明都困到一沾枕头就能睡着的程度,看着别人约王炸双排,他也非要掺进去一脚,哦对了,要问他挂了语音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因为他在窥屏。 
  王炸一贯顺着他,一方面也因为习惯了他突然跳出来。然而一进游戏北笙就后悔了,他是真的困,眼前跟蒙了层纱似的,看游戏都是朦朦胧胧的,大脑好像完全失去思想能力,意识都是空白的。 
  我为什么要来,刚才我都想好了,一下播就睡觉的。他心里说自己,眉头都轻轻的皱起来,但一想到跟他在同一局的人,脸上就不由自主的显露出开心的情绪。
  他整个人都缩在椅子里,手控制人物机械的走位,整个人都陷入了混沌状态。王炸这一局都没有说话,他之前听见北笙打了个哈欠,知道他是困得很了,不愿意发声扰乱他,拿了自己最擅长的英雄Carry。 
  毕竟王炸知道他这么困还来他这来是为什么,都是为了给他带人气。只不过北笙带人气的方式有点特别 。先开始王炸不懂为什么北笙跟他说话总是给给的,后来机缘巧合下他才明白。他没有阻止北笙,因为北笙是他最好的朋友,北笙是为他好,至于方式,反正被人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 
  
  北笙一晃神,手机屏幕已经灰了,他才发现自己睡着了,看看时间,他大概睡了一分钟,现在第二局。他在等复活的时候划屏看王炸玩的人物,心想如果炸哥也在上海就好了,现在上海只有我一个人,停了停,他又想,上海的房租好贵。 
   
  三把打完他刚要去睡,却看见炸哥又滴滴他:“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这么想我的吗,北笙有点小得意,刚准备打字对面却又发来一句:“回来请我吃饭”NMLGT,天天吃吃吃,怎么不吃死你个老狗,他把手机一扔,趁着点失落迅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睡醒看记录,王炸竟然没再给他发消息,北笙气差点又上来,但他还是把时间发了过去。 
  等了两分钟对面毫无反应,他才想起看时间,八点多明显不属于王炸清醒的时段。睡迷了,他想,随即把这事扔在脑后。吃饭重要。 
  一个人草草吃了一顿,摸出手机付款的时候却发现王炸回他了,“几点”,又发来一句:“我去接你” 
  北笙:“??兄弟你被盗号了?” 
   
  天天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来接我?母猪会上树了? 
  王炸:没 
  王炸:你不想让我去? 
  北笙:那你来 
  北笙:别鸽我 
  能占的便宜为什么不占,北笙眼都笑眯了,毕竟这是你非要来的 。 
   
  日期就在北笙的倒数中到来,毕竟就算他再感觉时间慢,秒针也是一刻不停的。 
   只是每次听见他的声音,他都想见他,看这个人对他笑。对电竞职业的人来说,他们的一双手是最重要的,如果非要找一个人,他希望是这个人来牵他的手,主动。 
   
  一路上他都怀着稳秘的雀跃心情,掠过的风景不能再吸引他去看,翻着手机心不在焉,只是反复确认某个人会在路途的终点,等着他。 
   
   
  (请客!发出炸哥的声音) 
   (对不起我就皮一下) 
   
   
   
   
   
  他拉着行李走出来时,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他深呼吸一下,勉力把手张开,又紧紧握住。 
  他仿佛在等一个裁决,这个裁决不受他的控制,但他只有接受。 
   
  对方朝他走过来了。他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沐浴露味道,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把行李箱递给他:“廖杰,会不会接人啊你,拿行李箱!”对方愣了一瞬,还是很快接过了行李箱拉着,他手一空,心也好像没了重量,在胸腔里轻飘飘的,只能故作轻松的往前大步走,却猝不及防的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手。 
  拉住他的那只手力道很轻,只是虚虚的环着,他一回头,那只手的主人立刻看向地面,比他这个被牵的人还要紧张,只是手还在试探。 
   
  “这样吧,”他说:“行李箱我拉,你拉着我就行。”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他的手。 
   
   
   
   
  西安的晚霞烧红了半边天,夏日的傍晚有风,吹的路旁树叶摩擦出沙沙声,这个古城迎来了第无数个日落。看着被烤热柏油路上投下的影子,他想起以前,两个人住一起时,坐公交路过这里,他说:“能在夏天来这接人,一定对那个人是真爱。”
  
  
  
   
   
  
  
  
  

评论(4)
热度(59)

© 一座城 | Powered by LOFTER